祐泺子永不吃药

最爱挖坑不填

【蒙逊】相伴(五)


 
 
*
陆逊视觉
 
 
刚送走义封,我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,无奈地摇摇头。"伯言,你不必太逼迫自己。"子明在身后上方幽幽道。
 
我一言不发地往屋子里走。是的,我心里很乱。子明的话只会让我更加心烦。
 
皇上把我叫过去,不但向我询问了我近期的生活状态,还让我谈谈如何迎战刘备。
 
我能对这位来势汹汹的季汉皇帝有什么对策?子明不在了,我和义封,两个辅助人物,怎么能说提刀上马砍人就抄刀上去了???这是让我硬编吗?
   
 
所幸我这些天一直没将兵书放下,一些策论我还记在心里。但是随着我的分析,皇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最后丢给我一句:"到了战场上不能将这些计策照搬,今天的你有些纸上谈兵了。"
 
......

哦。
 
 
 
 
皇上一直很信任我,这次应该是我让他失望了。我推开书房的门,想着今天还是在这里待到日落吧。
 
屋子里很空。
  
书房里很干净,是刚刚收拾好的。这定是夫人的劳动成果,可惜我一会又要让她费心整理了。
 
面对着翻开成花般的书卷,我却读不下任何文字,只能干巴巴地坐在塌上,撑着脸,抱怨的话只能噎在嗓子眼里,说不出,却不能硬咽下去。
  
这下子好了,连主公都质疑我了。
 
但是说到底还是我能力不够。
 
我将书一扣,声音大的让我自己吓了一跳。
 
子明"坐"在我身边,我不说话,他也不说话。
 
许久,他开口了"你,冷静了吗?"试探的语气,似乎是怕我下一秒崩坏在他面前。
 
"......嗯。"我侧头看着他。他愣了一下,抬起手覆在我的眼上。透过他半透明的手,一切都是恍惚迷离的。
 
"你的眼神让我心疼。好好调整一下情绪。"他的声音尽可能的缓和。"你现在就像当初出仕幕府的样子,被否定,轻视,质疑。可……"
 
"我知道。"我打断了他的话 闭上眼,仍觉得脸上紧绷。
  
".......放轻松,到了战场上证明自己。"
  
放轻松.......
  
轻松.......
  
脑袋越来越沉......
 
 
  
  
那些官员们在朝廷上议论纷纷流入耳中......
  
我在哪?
 
我环顾四周,空白一片。
 
子明不在身边。
  
抬头。没有。
 
"陆议那小子能行吗?主公最近还那么看重他。"
"看他那书生样子,恐怕上战场砍不了几个兵。"
"诶,别说了,他脸色不好了。"
"......."
  
这些质疑统统围绕在身边,像无数只叽里呱啦的乌鸦在耳边吵。
 
我身边空无一人。没有子明,没有义封,没有主公,没有夫人......
 
任何一个可以让我避开这些话的人都不在。
 
恐惧,孤单,愤怒交织,似乎快将我网罗其中,我甚至都感受到了自己源于恐慌的战栗。
 
"闭嘴!!!!!!"我大吼道。忍无可忍。这种议论,就像搭在弓上的毒箭,最终会将我逼到绝路,崩溃。
 
声音听话地像流水般散开,向前方涌去。
 
 
我抬头望去。前面站着一个熟悉的少年,低着头。被声音包围的他一声不吭地向后退。他比我更加无助。
 
我想跑过去护住他,但身体无论如何也动不了。似乎我们两个隔了很远很远。
 
一个身影像救星般站出来,将少年护在身后,少年只是站着,看着那个身影,最后终于如释重负地靠了过去。那人也拥住少年,低声安慰。
  
  
半晌,我笑了。
 
 
"伯言。"子明的声音从身旁传过来。"你不能一味回避。那只会让事情更糟。"
 
"你当初也是这么劝我的。"我看着年少的我抓紧了那人的衣襟。
  
"这句话我再说给你。"
 
 
 
我难道能梦里大哭一场?!!哭够了再像个孩子一样抱住子明大喊不让子明走???我已经是一个能撑起家的男子了,哪怕让我悄声说些儿女情长地话我都难以启齿。
 
我想现在我除了沉默,什么也做不出。
  
是,我与子明,义封携手取了荆州。这足够让他人对我另眼相看。可我现在的身份,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书生,一个连自己人都有所怠慢的书生,什么都没变。
 
换言之,那些看法自一开始就是扎了根的!!!
  
改变,不是一朝一夕的......
 
 
子明忽然凑到我耳边轻呵了几句话。我不禁打了个冷颤,头皮也有些发麻。
 
  
  

睁开眼睛的瞬间,我正在靠着一个人。
  
"夫君可是醒了?"夫人的声音依旧温和平静。"刚刚凌将军请你在晚饭后到他府上品茶,我擅自做主,替你答应了。"
 
我连忙坐直了身:"我晚上去就好了。夫人是不是保持这个动作了很久了,肩是不是麻了?"她摇摇头。"不累,是你最近太辛苦了,我进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熟了。"她的双手拢在膝上,淡粉的衣服一如她柔和的个性。
 
"我最近真的没干什么。"我有点解释不清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睡倒在书房,这不是我的风格。"都是正常作息。"
 
“嗯,那就把这页翻过去,晚上打起精神去赴约好了。”
 
“好。”我揉着两鬓,有种奇怪的感觉,就好像丢了什么。
 
"你刚刚做噩梦了吗?脸色一直都不好,不断地出冷汗。"她掏出手帕替我擦下连我自己都没有感受到的汗。
  
"嗯,梦的内容不记得了。"我闭上眼睛,手帕上的幽香令我一点点平静下来。
 

 
 
子明在最后对我说的话,在我脑中徘徊。
  
让我头皮发麻的,不止是他靠近时所带来的寒气。
  
"记住当初击败关羽时的方法,这刘备不简单,改动一些招数,你可以扭转局面。"
  
"当心那个在你身边的‘我‘,他从始至终都不是应该出现的。"
 
 
那么,你又是谁呢?
 
身边的人的可信程度,是我多虑了吗?
 
 
 
tbc.
 

 

评论(1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