祐泺子永不吃药

最爱挖坑不填

【蒙逊】七夕贺文(无糖)

一个小故事,七夕的粮,不刀不糖。
 
现代设定

 
 

1
 
坐上驾驶位的时候,我还是觉得小腿肚很疼。
 
这几天家里开了空调,吹的屋子里冷嗖嗖的。再加上晚上我睡不踏实,做了噩梦,本就受过伤的腿更是会经常抽筋,闹得我的精神状态变得无比地差。
 
不开空调?抱歉我可能活不下去。
 
 
我还小的时候,出去玩和家人走散了,经过一个地方时,一辆车在我身边急刹,不小心将人卷到了车底。
 
我吓得飞也似得逃了,喊都不敢喊,连手里的气球都松开了,飘飘悠悠地不知道去哪了。这件事也让我也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。
 
2
 
子明想请假,好坐在副驾驶上陪我开,以免在我腿抽筋的时候发生什么不好的事。
 
事故这个词不吉利,不能说出口。
 
只是老板将一些数据交给他整理,而让我去接客户回来。他就不得不留在公司和数据奋斗了。
 
朱然向老板提出替我去接客户。而老板交给他一个表格,说表格里的公式出了问题。在公司里,在设定公式的这一方面,没有人比他更出色,他也不得不留在公司。
 
最近公司人员安排很紧,所以没有谁能替换谁,我也只能捶捶小腿肚,咬着牙将车启动。
 
看着发动机的转数渐渐下来了,我深呼吸一次,踩油门,走人。
 
 
2
 
 
从初中到大学,子明和我一直都是校友,虽然不在一个年级,但总能一起上体育课。学校是开放的,而且管的松,体育课上偶尔跑出去也不会被抓到。
 
正因如此,初中的时候有一件事现在想起来还是令我心惊肉跳。现在和子明讲起来,他也会长吁一口气,感慨我的幸运。
 
 
体育课上子明在我的强力要求下帮助我翻墙出了学校。我忽然瞧见马路对面有一个孩子,牵着气球,低着头走路。
 
“子明,你看……”我正想回头招呼子明来看这个落单的小孩子,可当孩子抬起头的时候,我愣住了。
 
长得和我真像。
 
太像了……像得如同闹鬼。
 
我得,去看看。
 
对,问问他。
 
他叫什么名字。
 
路边的大树上栖息着许多蝉,它们不安分的叫着,控诉着夏天的苦热。

 
 
3
 
 
 
我没有顾及四周,更不顾子明在我身后的喊声,一股劲地想冲到对面。
 
汽车巨大鸣笛声震耳无比,还有刺耳的刹车声音。
 
我侧过头,看到一辆车正向我驶来
 
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顶开,不幸的是我脚底一滑,失重的慌忙和几乎贴在脸上的车头似乎在预示我的总结。
 
这下完了,我只能认命般等死。
 
万幸,车停了。
 
从腿部传来的疼痛更让我无法理智地思考,只想离开这辆车,离开这个地方。
 
柏油路被太阳炙烤的烫手,我的神智都有些不清了。
 
 
子明报了警,又打了120,我这条腿也因为抢救及时救了下来。
 
那司机下车的时候也惊讶的闭不上嘴,虽然他戴着墨镜,但是也难以掩盖他的错愕。
 
后来的事情也就流水线了。去医院,赔钱,道歉。
 
现在想想还是渗人。
 
那个拿气球的小孩子。
 
 
4
 
终于等到了一个红绿灯,我将临行前子明塞给我的墨镜戴好。这日头太毒太热,阳光还刺眼。戴上墨镜,舒服自然。
 
一个“前方学校减速慢行”的标志在一旁立着。
 
我看了眼表,下午一点二十五,学校里的孩子们正在上体育课。
 

……
 
 
不知为什么,我的内心有点紧张。
 
蝉鸣从摇下来的车窗外传过来,一如既往的吵闹。
 
 
拜托,腿千万不要抽筋。
 

我握紧了方向盘。
 
 
 
 
5
 
 
从医院出来,我终于将墨镜摘了下来。
 
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。也不知是这酷热的天气闹得鬼还是我被吓的。
 
 
出车祸后,我不经意间看到,一个气球被挂在树上,而那个树上,有无数个被扎漏的气球,挂在树枝上。
 
那些气球,都是同一种颜色。
 
 
车被警察拿走了,接客户的计划也泡汤了,我垂头丧气地走在路上。估计不久后就会被炒鱿鱼了吧。我揉揉头,感觉很古怪。
 
 
那是一个与我相似的少年。因为我腿不争气地抽筋,没来得及踩刹车,被卷入车下。
 
小腿骨折。和我当年一样。
 
毛骨悚然。
 
 
啧,真是够奇怪的了。我低着头兀自想着。
 
我摆弄着一枚一角钱的硬币,将它高高抛起,再稳稳在手背上摁住,看看哪个面朝上。
 
视线中出现一个人,正蹲着捅咕什么。我抬起头,不巧,他竟然在烧纸。
 
他见我停下步伐,忙转过身看我。更不巧的是,我们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 
他与我长相相仿,但也只是相仿。
 
硬币没有接住,落在了地上,难得地滚向他身后不远的一个草丛里。
 
  6
 
 
“请问,您是否叫陆逊?”未等我开口,青年人率先发问了。
 
“不是我。”我摇摇头。这么准确地说出我的名字,怎么能轻易相信?天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 
青年人点点头。“您是不是有记日记的习惯?”
 
“额,我还有事,先告辞了。”被再次准确说中的我有些不爽,想抬腿走人,青年却拦住了我。“你想干什么?”我有些敌意。
 
“先生你别误会,只是您刚才不小心踩了烧过纸的地方……”
 
“这和我是不是陆逊以及记日记没什么关系吧?”
 
“那至少可以来帮忙烧点纸吗?太多了烧不完。”
 
我见他不愿意放我走,腿也不饶人地又了起来,只好点点头。“好吧。”去警。察局的事也就先缓缓,先把自己目前造的烂摊子打扫完吧。
 
真是够倒霉的。
 
 
7
 
“你叫陆抗啊……”我往火堆里塞着纸钱。“不过你为什么要分开烧两堆?”
 
“家父临终前说过,给他烧纸要两堆,一堆给他老人家花钱用,另一堆是烧给他的一位知心好友。”陆抗说话的语气很轻松,就好像知道我会这么问一样。
 
“这个好友在家父之前走的,因此每年的这个时候家父都会亲自烧纸。虽然他也是无神论的支持者,但他还是想烧个安心。”
 
“好了,烧完了。”我站起身拍下手的灰。我可不想听故事。而且我是我们公司烧东西数一数二的利索,这点纸根本不算什么。
 
“我还有事,陆抗你继续烧吧,我要……”我将视线移到他身后,后半句话停在了嘴边。
 
“怎么了?”他抬起头,和气地问。
 
 

 
草丛里,有上千枚杂乱叠放在一起的一角钱硬币。
 
银光闪闪。
 
 

 
end
 
  
 
 
 
  没错剧情参考[恐怖游轮]
 
并不是糖
 
比❤
 

 

评论(9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