祐泺子永不吃药

最爱挖坑不填

【蒙逊】相伴(七)


 
 
 
*陆逊视觉
 
距我上次去看望凌统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。
 
我只知道甘宁的性子越来越急,知道城里的郎中都被他抓走,知道公绩的身体越来越差。
 
而且子明连一个招呼都不打的渺无音讯了一个多月了。这一个月内我都闹得神经兮兮地,不时地回头看看,生怕错过了他的出现。
 

 
听说义封走夜路的时候撞了不干净的东西,病了好几天,只会说胡话。由于城里好找的郎中大部分在凌府,其他的名医很难寻找,只好请了几个道士来作法。
 
这或许是个对症下药的好方法,只是义封你把全城的道士一个个都请走也不太好吧。
 
不过郎中道士请走了也好,清晨的街道上没有那么多恼人的声音,也让我耳边清净。
 
 
不过那个给我符咒的道士怎么也不见了?
 
  
 
晚上,灯也熄了,夫人早早就去休息了,而我,坐在窗旁,旁边两盏清茶,还有堆放在一起的公文。
 
睡不着。我托着下巴,目光飘向窗外。
 
 
听夫人说,今天是中元节,晚上会有百鬼夜行的壮观景象。
 
百鬼夜行啊……我望着被薄云笼罩的月亮,还有缥缈的沙哑地如唤魂般的歌声,觉得这个气氛和百鬼夜行贴合的天衣无缝。
 
一阵冷风吹过来,感觉阴森森的。我披上两层衣服,鬼使神差地推开了门,蹑手蹑脚地拖着鞋推开了府门,守门人正在打盹。
 

合上门,心里默念。
 
夫人我错了我一会肯定回来你千万别起夜。
 
我只是好奇,好奇,肯定没事。
 
我想找机会见见周大人去请教如何破敌,就像当年岳父大人那样。
 
对,没错,就是这样。
 

 
我为自己找了个马马虎虎的借口。
 
 
 

宽敞的街道上除了我以外毫无一人。连打更的老翁都没有,按理来说现在已经差不多一更了,他也该出来了。
 
 
更出乎我意料的是,四周没有从窗户向外看得那般暗淡。月光亮得白惨惨,风更是慢悠悠地经过我的身边,有这不属于这个季节的寒凉。
 
我不禁打了个冷颤。但是我更加能咬定,今晚我能看到百鬼夜行。因为我感受到那歌声离我越来越近。
 
不过真的看到了他们后,我该怎么办呢?
 
这可是个不简单的问题。

 
我扬起头远望,在街道尽头居然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!
 
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蓝绿色的光,一闪一闪地,摇摇晃晃地正在慢慢放大,靠近。
   
 
在光后映出来的黑黢黢的队伍,影影绰绰地一个跟着一个,还有东张西望的。队伍中间有几盏暖黄色的灯笼,也不知道是托的还是提的,忽明忽暗。
 
我觉得有些不妙,这场景太过诡异,身上没有任何除灵用品的我腿软了。
 
自己走出来看的,现在自己却怕了,算什么骨气。
 
虽然这么想,我还是在一步步后退。
 
 
我躲在府门的阴暗角落里,这里原本是看门人的位置,现在他不见了。我抬起手正要理顺头发,却发现自己的手在抖,不受控制的抖,不听使唤。
 
顺着脸颊留下来的液体,很明显不是从眼眶里出来的。我看着一路走过的长长的队伍,吓得一动也不敢动,连汗也不敢擦,任由它拍到地上。
 
有的家伙绿莹莹地,连近乎腐烂的眼珠子都掉了出来,也不去捡,让它骨碌碌地在地上打着滚。最后滚到对面墙角下,看不见了。
 
还有的拖着血红色的舌头,散发着腥臭味道,或是舞动着自己数十个附着了伤疤和火炭胳膊,还有哇哇大哭着嚼着自己的手指头……至此,我连一个死了的“人”都没看到。
 
遭了遭了,该不会我就在这里回不去了?!我没敢推门回去,怕造出什么声响。一开始我还敢露出半个脑袋看热闹,现在我什么都不想看,只想回到房里安心睡觉。
 
就算子明会出现,恐怕那时候我已经吓得要虚脱了。
 
快点过去吧,夜行队伍啊……
 

 
“喂,每次投胎队伍你都来,这次你也在这里停,你不想转世啊?!”
 
“我呸,不就是比一个人先死了几十年么?对这里贪恋什么!”
 
“汤也不喝说话也不接,你继续在人间等吧!上次给你个记性一年不投胎,这次你不去投胎当心投不了!”
 
“我怎么感觉有活人味?哪的?……算了,后面的跟上!时间快过了!别理那个疯子!”
 
 
过了许久,绿色的光随着队伍远去了,最后化成一个点。我惊魂未定地盯着远处,颤抖着手一点力气也用不上,这种鬼门关前走一遭的滋味真是刺激。
 
不想经历第二次。
 
抹一把脸,手上全是汗。背后的衣服因为被汗水浸透而导致阴风吹过凉飕飕的。心还在通通地死命跳着,连鬓角都一鼓一鼓地胀。我喘着气,还是一动也不动。
 

 
 
“躲了半天,不累么?”
 
一个声音从一旁传过来。
 
我下意识地看了眼地面。
  
地面上光秃秃的,没有任何影子。
 
 
 
tbc.
 
下一更貌似友情破颜拳(没有)
 
个人认为遇到那么多鬼,无论是男是女都会吓得半死,心里承受能力差的晕过去都有可能。
 
然而故事情节依旧发展缓慢x
 
谢谢看到这里
 

 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