祐泺子永不吃药

最爱挖坑不填

【蒙逊】中秋贺文

一个小故事,半个刀子吧
 
现代设定
 
 

 
   一
  
为了考研,我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合眼了。如果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趴一会,我保证不到三秒中我就能睡得无比安稳。
 
但是现在貌似没有这个机会。我打了个哈欠,看着只开了头的论文,觉得毫无思路。
 
真想写一个《论月饼的产生对中国社会饮食文化的影响》这样的一个论文,可惜没有时间否则在这样的一个中秋夜里,配上这么个漫无边际的文章,再吃一个月饼,简直完美无缺。
 
面前的论文是要写的,我半睁着眼,接近僵硬地动笔写着。如果我没有记错现在已经十一点左右了,写完这篇就立刻去睡觉。
 
迷迷糊糊地,面前的世界变得像素化,更加模糊,逐渐连成一片,光线越来越暗……
 
“所以说……”
 
连视野都快不完全了……
 
“因此……”写下去……
 
写下去……
  
只要写下去,就能去睡觉了……
 
把想法写下去……
 
不能停……
 
……
 
 

 
我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。
 
接起电话,是子明的声音“伯言啊,你把门开一下,我到你家楼下了。”
 
“嗯?这么晚了来我这里干什么?”我强打起精神,揉了揉眼睛。
 
“今晚不是中秋吗?我刚忙完手头的事,给你买了一盒月饼,一起边看月亮边吃吧。”
 
“噢……行啊,等一下啊,我先精神一下,电子锁门早就坏了,你直接推门上电梯摁门铃吧。”
 
“那好,稍等我一下啊。”他匆匆挂了电话,应该也很期待吧。
 
我和他都很久没有见面了,因为我的忙碌,他也不好来打搅我,都是各忙各的,如今到了中秋,他闲了下来,来看看我一起过个中秋也挺好。
 
两个不孝子,中秋不和父母过。我自嘲着。
 
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右手还死死攥着一只红笔,忙松开手。我决定明天把论文写完。不料低头一看,文章已经工整书毕,再细细品读内容,居然与我的构思大纲完全一致!
 
我什么时候写的论文?我记得我睡着了啊。我不解地想。
 
在文章的旁边空白处,有一行用红笔写的字。我不过看了一眼,整个人都呆滞了。
 
红色的字迹与文章字迹相同,但是语气要有更多的紧迫。
 
“如果在十一点四十之前没能逃出这个房子,那就不要开门!无论是谁,千万别开门!!!要用所有的重物压死大门!!!!!”
 
半晌,我慌乱的抓起手机,银幕亮起。
 
与此同时,门铃响了。

 
我无力地将手机丢到桌面。略作考虑后抄起一旁的裁纸刀,咔啦啦一声推出刀刃,紧紧握着走向昏暗的大门。
 
丢在一边的手机屏幕还没有暗。
 
上面显示着。
 
11:44。


 
“你居然拿着刀给我开门,很吓人啊。”子明把门关好,将月饼放在一旁。“这么晚了来敲门,我不得确定一下是不是什么杀人狂之类的人啊。”我递给他一杯白开水,把刀丢到一边的地上。“没钱买茶,凑合着喝吧,一会还得用它代替桂花酒。”
 
他笑了笑。“钱不够和我说,我目前找的这个兼职收入不低。而且你也不必为了省电就只开一个台灯吧。”
 
“暗着好,能看到月光。”我强行找了个借口。“你这身白衬衣还是前几天那件。”
 
他换好鞋坐到一边的木板凳上。“噢对,你可别瞎说什么杀人狂的事,最近咱们小区里已经出了好几个人命了,作案手法一模一样。”
 
“怎么个一模一样?我这两天一直待在家里,没怎么看报纸,也没开电视。”我往他的杯里添了点水,搬了个板凳坐在他对面。
 
“总待在家里你都快反应迟钝了。”他劝了我一句,又喝了一口水。“据说是破门而入,用刺刀把人的喉咙割开。昨天有一家三口就丧命了,那个家伙把女子和男子的袖子割下来放孩子的尸体身上了。”
 
我听得背后发凉。“大晚上的说这些,你不嫌瘆得慌?我去拿月饼,吃完了就赶紧去睡觉。”我的语速不自觉地加快了。
 
“逃出这个房子。”
 
红色的字迹仿佛就在我眼前摇晃。
 
我临近昏迷时写的东西,究竟意味这什么。
 
 
“伯言你怕什么?他昨天刚作了案今天还能再作?”子明站起身,把杯子放在一边。
 
“我只是有不好的预感。”
 
 
“等等。”他的语气忽然严肃了起来。
 
“怎么了?”
 
“你最近买记号笔了吗?”
 
“什么颜色?”
 
“黑色。”
  
“没有。”
  
 
我们两个人面面相觑。
 
昏暗的房间里,有昏暗的钟表声。
 
昏暗的大门处,传来了锁头崩裂的尖脆。
 


 
“逃!!!”我被一股力量冲得跌坐在地上。随之而来的是刀刃划过木头的闷响。
 
东西稀里哗啦地掉了下来,杂乱无章了晃着。不过眨眼之间,我就能听到刀刃没入皮肉的声响,甚至鲜血喷涌而出的声音。
 
摸索到一旁的裁纸刀,划开围在身旁的杂物,头也不回地向有光亮的地方以我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跑过去。
 
面前的一切都在晃动!踩在地上的脚发飘,甚至连身后的脚步声都不大真切。
 
我不该和子明聊天的!不该和他聊天的!
 
不然他就不会死!
 

 
“你为什么也让他死了!!!”
 
一个绝望到崩溃的喊声充斥在耳边。
 

 
快跑!
 
离开这里!
 
“方向错了!错了!错了!!!”
 
那个声音在喊。
 
那是我的声音。
 
不大的房间,我却如同跑了一个马拉松。
 
 

 
我站在阳台上,心情瞬间变成了绝望。
 
月光白的发惨,落在这个露天的阳台上更是病态。
 
我慌忙转过身,抓紧了手里的壁纸刀。
 
大不了与他同归于尽!
 
 
可是一切都在那块从黑暗里丢过来的、被染成鲜红色的、带着血腥味的袖子,丢在我脸上的时候,结束了。
 
尤其是当我从二十米的高空坠落而下的时候。
 
月光刚好照在我那被喉咙里流出来的血浸透的尸体上。
 

 
我没有死。
 
不,另一种意义上来说,我死了。
 
我回到了写论文的时候,但不是起死回生。
 
貌似现在的我是个鬼,谁也看不见我,什么也拦不住我。
 
 
我走到门外,看到了用黑色记号笔标记在大门旁的一个星星符号。
 
我感到头皮发麻,走进屋里,又看到“我”在迷迷糊糊地写论文。
 
走过去,将我的手搭在他的手上。
 
完全重合,我甚至可以使用他的手。
 
……
 
算了,把这篇论文写完吧。
 
……
 
 
 
 

换上红笔,我用力地在纸上写上了一行字。
 

 
 
月光还是白惨惨的。
 
似乎已经白惨惨了很久了。
 
 
 


 
 
 
  
最后一堆没用的话,似乎有利于剧情理解。
 
1.因为陆逊好几天没有睡觉,所以阳气弱,才让“魂魄陆逊”能够附身,写下警告
2.因为楼的电子锁没有锁,所以杀人犯才能够进来
3.杀人犯是谁并不重要x
4.记号笔这个梗百度应该能查到x就是盗贼要偷一家的东西前要先观察观察,如果确认可偷,那么就做个记号
5.轮回这个梗百写不厌x
6.最重要的在第七条
 
 
 
 
 
 
  
   
 
 
 
 
   
7.记得不要熬夜吧。
 
比❤

 

评论(6)

热度(11)